【你就不要想起我】35


ummm不好意思前段时间卡文很厉害

35

护士站就设在VIP病房走廊外,且二十四小时有人值班,叶修一时间也猜不透周泽楷怎么敢大摇大摆地走进来,但他现在只要出门就会被堵个正着。

黑暗中周泽楷警惕地站起身,鼻尖溢出一声轻哼,仔细听还带有笑意。周泽楷显然有所准备,并不慌张,有条不紊地把凳子塞回床底后大步走向阳台。

叶修的视线一直紧随他,看到这一幕眉心突然皱起来。护士推开房门的那一刹,阳台旁的卫生间被人从里面合上锁扣,时间刚刚好。

“又发烧了吗?”护士满脸关心地打开房间里的灯,手里拿着温度计和退烧贴。

叶修手指在被面上敲了敲,他略显沉默,对人笑得疲惫,“胸闷。”

护士离开时把灯带关,室内...

【你就不要想起我】34(下)

久等啦。
34(下)

这句话倒是提醒了叶修,“那个人在哪儿?”他知道自己表现得像是非要为谁开罪,但真相不能就这么盖棺定论。

黄少天用以一种万万没想到的眼神盯着叶修,揪了揪耳侧的头发。

叶修无奈道:“我是想感谢人家。”

“是吗?真的吗?那很遗憾,你暂时见不到他。”黄少天一撇嘴。他坐下来之后没有再卖关子,稍稍正色道:“救你的人是省厅配合我们行动的公安。据说周泽楷有同伙,看到警察来了后他们开车大摇大摆地潜逃,把你丢在原地。而你被他……”

“打伤了左腿。”叶修语速飞快地接道,他抬起眼又问:“他们在仓库发生了遭遇战?”然后周泽楷用自己威胁警方?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。

“为什么这么说?你被丢在仓库...

【你就不要想起我】34(上)

34上 

意识在漫长的河里沉浮,叶修感觉自己回到了一片星空下的森林,其中所眷恋者不足为人道也。“不要想太多。”记忆中自己对着周泽楷说了很不负责的话,“往前走就是了。”

然后自己把脸转过来,变成另一张很熟悉的面孔……

叶修被惊醒了。

他最先捕捉到头顶挂钟分秒指针走动的声音,当他挣扎着睁开发肿的眼睛,发现自己没有移送到奇怪的地方,还在医院。又过了几秒,他摸到右手边躺着通讯器,拿出来一看,确定还是以前那台。

四周静悄悄的,发现自己没有什么可以做的叶修望着自己的左腿,它被打满石膏吊了起来。

在周泽楷给的全麻失效后,他曾在剧痛中醒来。那时他正被推上手术台,身边没有熟悉的人,只有戴好...

【你就不要想起我】33

(33)已修

周泽楷连忙用手搀住叶修的胳膊,慌慌张张地弯下腰,他下意识想把叶修的重量揽到自己身上。这时叶修已没法自己站起来,到底是将近一米八的成年男性,周泽楷接住他就好像托着一个过重的砝码,两人顿时一同朝后方的水泥地倒去。

周泽楷的后脑勺磕得不轻,他顾不上自己,抓起叶修正面蹭到地面的手掌看来看去。

叶修见周泽楷这般,心里拉紧的弦骤然崩裂,也没有再说什么。他蓄不起力气,虽然想用手肘和周泽楷保持距离——他们实在凑得太近——实际上头却越点越低,正好趴在一颗跳动的心脏上。

“还不算太傻……”叶修艰难说道。也不知道周泽楷从哪里配的药剂,一分钟的时间就把他全身神经给麻痹了。看来不用担心这人不会自保...

【你就不要想起我】32下

32(下)

萧山别墅的密室里,送给我的根本不是礼物……

招商会那夜的月色虽美,跟我跳双人舞很勉强吧……

地铁尽头的特色咖啡馆,能泄露的过去都加工过吗……

还有什么……还剩什么是真的?

周泽楷漂亮的眼珠上蒙有水色,电光火石间他已深深地否定自我。他想把一切过往丢到火里,踩进海里,撕碎在心里,可是抬头看到叶修脸上掩不住的疲惫和关心,还是会缩起来安慰自己:还好没表白。

周泽楷开始回忆和叶修的几次肢体接触,脸上的表情变了又变,只因为表白的念头不讲道理地冒出来后,竟然像野草一样蔓延。

如果之前说出口就好了,他想看叶修为难。如果现在能说出口也不错,他想被叶修拒绝。

“小周。”叶修哑着嗓...

【你就不要想起我】32(上)

“嘿。”方锐敲了敲窗玻璃,以一个戒备的姿势站在车窗外。他神色凝重,“我以为,他们父子俩不需要我们盯。”

“如果盯得住,还会发生顶包的事吗?”叶修斩钉截铁地反问。

“那我跟你一起……”方锐退让一步。

“不用。”尽管知道同伴是出于好意,叶修还是断然拒绝了。“我一个人去,目标小。你在这里也算有交代。再说,不管他那边什么情况,我都会打报告请求增援。”

打报告?方锐的脸上明显出现担忧,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。如果增援未能按时,难保叶修不会铤而走险。尽管这些年他已经深刻地认识了叶修的意志和执行力,但这次的任务对象是如此不同……他是看不透叶修的真实想法,但是这本身就已经是危险的讯号。

“保持联系。”方...

© 露明朝晞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