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直写一对CP,是很浪漫的事啊。
如果有一天我默默消失了……

【周叶】DSSH1

一点点贫贱梗,HE 已完结。

真是很久很久之前的心情了呢。

==

哇哇哇终于重见天日了!!

欢迎收看温馨大甜饼!!

Part 1 分别

1

有些人的感情像一块掉进水里的冰,它慢慢地融化,在心上荡起波纹。但还有一种可能,叫覆水难收,就好像感情的容器已经缺了一个口子,之后再怎么倒,都难以满盈。

周泽楷归来的时候,这里已经没有人认得他。他穿高级定制,踩着名贵的鞋,走一遭无人关注的戏。戏里充当主舞台的那个城市很小,发展到如今也不过两个环,市中心再怎么偏移,还是带不起经济。

白天宴席上主宾都将指节虚虚一掐,做够礼仪敬上一圈,然后笑言说此地就像茶壶圈饺子一样守着那点地头蛇的威风,谁敢来投资?一潭死水。随即主人话风一转,言及政策形势渐好,还是有慧眼识珠的英雄的。

其他人将目光放在席间不争不呛的周泽楷身上。他是这里面的新客,大多时候静静听着,很少发表意见,但却一直被做东的提溜出来说叨两句。人若是要做自我推销,舌灿莲花都不够看,得有主人撑腰。

旁人以为这是哪儿来的新财神,也都争着说要请客。饭后,周泽楷拒绝了几个热情的邀约,报给司机一个明确的地址。

在拥堵的下班路上,周泽楷将手平放在双膝之上,呼吸渐渐变得轻缓。他一直以为自己已经忘得差不多了,仅有一团模糊难辨的记忆,但当他从车窗内看到筷子巷的一瞬,心中不免一沉。

他曾在这巷中与人抵足而眠,亲密无间,认认真真地坚持了一年半之久,但阔别的时光更长,长到心上起了厚厚的茧子。筷子巷,顾名思义,巷道狭窄非常,通往马路的口子窄得容不下两个虎背熊腰的成年男子并肩而立。虽然走进去之后会感到别有洞天,但周泽楷踏入之时仍觉胸闷。

这里是他的故地。

不管他迈着怎样闲适自若的步子,不管他周身散发着和这阴暗潮湿的小巷如何格格不入的气息,周泽楷发现自己对这个地方带着刻进骨子里的熟悉感,随之而来的就是一点怯意。锦衣夜行也拯救不了这份复杂的心情。

从巷口走到曾经租过的棚屋,堪堪百余步。房东把棚屋的门开的更宽了些,换上了定做的铁门,门上还贴着一个纳吉的福字。周泽楷的视线已经像触手一样粘了上去,透过水泥墙,在记忆的灰烬中一点点重塑里面的构造。在这过程中,他不免弯了下嘴角,眼神里也不全是沧桑,至少还有对彼时的自己的那点敬意。

原是因为周泽楷想到了一件早被都市人淘汰的东西——烧火炉。

炉内卡着几块蜂窝煤,下面燃着用斧头劈出来的柴。他从外面拖来几分钱一根的杉木板,将它砍成很多段来使用,若是手臂感到酸疼,就直起身看一看几步远外正在择菜的同居人,那个背影在漫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是他奋斗的动力,然后又是一斧子,喀拉脆响,木板被劈成条。

眼下,周泽楷走近了一点,有些拿不准房东是不是将屋内的墙壁也重新粉刷过。如果没有,那后来的人还能在墙角发现两个畸形的爱心,是用烧过的木柴画出来的。周泽楷那时觉得这样很有意义,他们不屈不饶地在一起一年,就画上一个。

“他们”是指周泽楷自己,还有图案右边那个“Y”所指代的人——叶修。

把苦难当作对自己的奖励,他们当时都爱这样想,后来却似懂非懂起来,原来这并不是值得大书特书的事情,自我感动型人格并不会让现实变得更美好。

谁也说不清这些粗粝的痛苦什么时候让感情变得负罪累累。终于,叶修撑着周泽楷的膝盖,蹲下来认真跟他说:“小周,我们还年轻,现在分开,谁都不算对不起谁。”

周泽楷心里像装着一个正疯狂旋转的风车,不过他还是维持了面上的平静:“我听你的。”

他要求叶修先走。倒不是要像电视里演的苦情戏那样默默掉两滴眼泪,而是他有一点点害怕,如果自己先走,让叶修看着自己的背影,大概会一直胡思乱想。而自己被留下,反而可以毫无负担地思索。

最后,两个人都选择了自私一点。反而让分手这件事变得平平淡淡,就好像从来没有在一起过。

 

评论(9)
热度(371)

© 露明朝晞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