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直写一对CP,是很浪漫的事啊。
如果有一天我默默消失了……

周叶[黑道paro]你就不要想起我1

*酸唧唧黑道警匪paro

*理想状态是隔日更

*有伏笔,有诸多私设(补一句,当然是he啦)

 

1
这个季节的北纬滑雪场,天地间一片银装素裹,每一块巨石上都压着沉甸甸的雪。

看了滑雪场的宣传小册子,队伍里最有文化的人悄声道:嘿,呼出这口带着冰棱的气,小半月里都是观自在的活神仙。
“瞎几把扯。”后座的人附了耳朵过来,把烟灰弹到说酸话的人裤腿上。
“艹。”这人气笑 ,挪了挪座,“滚一边去。”
“往年吧,都是去三亚看球,没有机会提高自己的思想觉悟……”车里的第三人开口幽幽道:“老大,我们能自由行动吗?”

 

四双眼睛,包括驾驶位上那个打着耳钉戴着金项链的的,都盯着副驾位子上合眼休息的人。这辆房车够大,是以五个人坐的比较分散,长手长脚随意支开,御寒用的帽子围巾也各自为政。
被叫做老大的人姓叶,单名一个“修”字,遇友且谑,遇酒且酌,看着十分好说话的一个人。
窗外的晨曦照在他眉目清隽的侧脸上,睫毛又黑又硬,他还维持着抱胸浅眠的假相,嘴唇一掀:“我怎么知道。”
活动不是他安排的,他也只是无可无不可地过来旅个游。
剩下的人开始用眼神交流,三下五除二地确定了抗敌态度:除了叶修的话,新来的动嘴皮子只能算放屁。

 

一行人平均年龄不超过30岁,精力充沛地选择了自驾游的方式。在通往滑雪场唯一的那条高速上,并入了机场方向过来的车流,于是路况变得不太好。叶修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掌方向盘的阿一把黑色房车开得像赛道上的超跑。
其余人围着车载电脑打游戏,颇有点享受风从窗口灌进来、吹得人透心凉的感觉。

在收获了一堆白眼后,代替国骂飙出来的鸣笛声如影随形。
叶修“啧”了一声,车内车外依次恢复了宁静。

 

因为某些历史因素,在远离城市与烟囱的极北之境,最大的北纬滑雪场是外国人建起来的。虽然现在已经成为了国营的场所,但那附近最有格调的白金五星酒店还是当初那伙人开的。
给叶修他们定行程的人很贴心,知道他们什么行李也不会带,先安排了两个人接他们去买必需品。
“老大,你去吗?”阿一也就是随口这么一问,已经做好了帮叶修带东西的准备。
“老三样。”叶修点点头,目光落到被安排过来接待他们的两个人身上。他好像还没怎么睡醒,眼睛里残留着红血丝,垂下眼眸的时候锋芒被收敛干净。“你们谁带我去入住?”
“请。”其中一人恭敬地弯下腰,连头发丝都用发胶固定好了,那架势特别像给皇上起驾的小太监。
叶修打了个呵欠,心思不知道飘到了哪重天,“嗯。”

 

可能他这一阵比较背,出来旅游衰神也跟着跑,刚在洗漱台前冲了捧凉水,就碰见维修管道的酒店人员开门进来。看到对方脸上一闪而过的惊讶神色,叶修转念间明白了事由,大概酒店方已经发过通知,只是唯独自己没有接收到信息。
这是一个偶发性事件,对方表示会给他换一个同等级的套房。
刚才应该叫他们买个新手机回来的……叶修伸手阻止了酒店方的赔礼道歉,“好,那就换个房间呗。”

 

新房间上一任住户作风不太妙,刚过九点,来了两位身上衣料少得可怜的小姐。尖尖的高跟鞋戳进走廊的后地毯里,不一样的浓香混杂在一起争奇斗艳。她们看到开门的换了人,随意地决定开始新一轮买卖。

这是要玩双龙戏水?叶修头发乱糟糟的,手撑在门框边上,眼睛在她们胸前两团白肉上瞄了一眼。
其中一个撩开身上的呢子风衣,只见纯白内裤上绣着一个不伦不类的花名,她的嗓音是柔情似水的,“您点的服务。”
叶修嘴角一挑,简直压抑不住自己的笑意。可惜那笑容如昙花一现,在被有心人捕捉到之前消失无踪。叶修很有心机地把小姐递过来的名片又原路塞了回去,在对方浑身绽开鸡皮疙瘩之前,迅速关上铁板一样的密码门。

 

他背过身在门口站了几秒,才一脸无语地走向客厅。套房里是没有摄像头的,难道外面也没有?就由着这些莺莺燕燕过来推销自己?

当门铃再响起来的时候,叶修先把房内的灯关了。他站在黑暗中打量着同样身处昏暗灯光下的男人。
哇哦,这个非常……
“嗯?”倒是对方先露出疑惑的神情,微微蹙眉的时候,嘴唇也会跟着抿起来。

叶修欣赏着男人玉雕般的脸庞,心想对方会怎么应付自己这位新客人,顺便暗自对比了一下前后两个提供服务的卖家。上一任住户挑人的目光像个钟摆,两极分化啊。
面前这人是妖冶的反义词,像高山上的凛泉。
“你好,我是周泽楷。”因为被堵在门前,对方的目光游移了一个来回,终于选择直视叶修。

就在这一眼的功夫里,叶修差不多确定了这人的确是被点过来的新手。
比如说介绍自己的时候不说“我叫……”,而是说“我是……”,再比如说局促的肢体语言……还有梗着脖子回头瞥向电梯口的求救眼神。

“进来吧。”叶修心软了,也许是为了周泽楷头顶翘起的一撮头发,也许是为了周泽楷身上好闻的皂角气味。他知道能在这种酒店里做灰色勾当的,大多不是个体户,如果今天连客户的门都没有进,等待对方的绝不会是好果子。

就当日行一善了。

叶修趿拉着纸拖鞋走向浴室,他睡得一身粘腻,急需洗个澡解乏。西方的设计师大概不懂什么叫做犹抱琵琶半遮面,套房里浴室和客厅之间的隔断聊胜于无,叶修发出的任何琐碎声响周泽楷都能听见。
“别乱动,坐那儿就行。”叶修一边脱衣服,一边提高声音交代了句。
偌大的房间里只有带着水气的喊话在空中盘旋,客厅里安静得连针掉地上都听得见。

唉,他这种好管闲事的柳下惠现在也很少见了啊。这么想着,叶修没入双人按摩浴缸的热水中,右脚踝爽快地搁在浴缸的白釉表面,五个脚趾全从屏风后漏了出来。

2

 

评论(18)
热度(303)

© 露明朝晞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