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直写一对CP,是很浪漫的事啊。
如果有一天我默默消失了……

[周叶]倾诉欲1

国庆的末班o>_
01

双层停靠的电梯坏了,最后一层,周泽楷用风一样的速度从楼梯口跑上去。他的视力还不错,一眼瞄准走廊里头的门牌号,放缓脚步走了过去。

门没有关严实,不需要刷卡也能走进去。赴约的周泽楷微皱着眉,不知想到了什么,他尽量轻得把门关上,很快他发现自己是多此一举——正对着的主卧里只有调暗的壁灯在发挥作用,进门右侧的浴室倒是传出了悉悉索索的水声。

水声戛然而止,里面的人喊道:“你来啦。”

嗯,周泽楷在心里小声说。他走到磨砂门前屈起食指扣了扣,权当回复。

“也不吭声,怪吓人的。”说不清这话是埋怨还是调侃,周泽楷听得面上一红。

他还站在浴室门口,望着房间内唯一的光源出神,这里又热又亮,一道隐约的人影印在磨砂门上,让人心跳得有点快。

门栓从里面拧开来,人影再次变得模糊。

再看下去就要魔障了,周泽楷揉了把脸,找到软沙发坐下,把钱包钥匙掏出来,整齐地摆在玻璃圆茶几上。他有点好奇地看着房间的摆设,哈,原来亲子房是这样的。

小朋友睡的床上悬着海蓝色的床幔,木雕的床头柜刻有圆滚滚的小动物,从地毯到天花板,从抱枕到衣帽架,处处留心,都被精心设计过。整间房洋溢着童真、快乐,冷暖色调运用地无比和谐。

真是难为他了,能订到这种房……周泽楷看了一眼浴室的方向,把几个抽屉扯出来都看了一眼,果然没有必需品。

 

叶修叼着牙刷坐在马桶上,脚边还拿着一次性的杯子。他一边在心里数羊,一边留出神注意门外的动静。

可能浴室里信号不好,消息有点延迟。流理台上手机提示“特别关注”发新微博的消息音刚冒出来,门就被推开了。

迎着他的目光,闯门者掩饰性地说:“你还没洗啊。”

这到底是遗憾没能看到点什么,还是抱怨他太过磨蹭?叶修三两下把嘴里的牙膏沫冲干净,没急着回答,他得先看看微博上更新了什么。

“你家里人没给庆祝啊?”叶修摇了摇手机,顶灯的照射下,手腕白得发光。刚才他刷出了圈内不少人对周泽楷的祝福语,轮回的人更是玩得一手好套路,一边祝贺生快,一边加上给队长比武招亲的小尾巴。

当然,最重磅的那条消息还是来自于正主,一组九宫格图片墙,底下的评论哀嚎道:完了完了,楷楷把明年的自拍分量都用完了!

周泽楷上传的最后一张图片,背景有些熟悉,叶修作势要往外走:“怎么,放烟花了吗?”

周泽楷侧过身,以便让叶修通过,他微微垂着头,“好像是……感恩节吧。”

又是洋节啊,叶修啧了一声,刚想评论两句,就被反手剪到了墙上。房里的暖气开得很足,叶修脱得只剩薄薄一层针织衫贴在身上。周泽楷另一只手带着压迫感按在叶修胸口,掌心碾过胸前被激起来的圆粒。

在窒息以前,周泽楷迫不及待地把自己的气渡过来。嘴唇贴着嘴唇,“你太慢了,我帮你。”

叶修伸出舌尖,在安抚完周泽楷后咬了他一口。

周泽楷的头退开一寸,舔了舔自己被咬到的唇瓣。

“生日快乐。”叶修说,他空出来的手摸索到门边缘,手臂看上去既劲瘦有力又温软柔韧,“进来吧。”

tbc

评论
热度(142)

© 露明朝晞 | Powered by LOFTER